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刺客伍六七》:传统文化元素与现代审美相结合_动漫频道_东方资
发布日期:2020-08-18 01:21   来源:未知   阅读:

与西方动漫相比,中国动漫长期处于一种低幼的局面,不过,最近随着《大鱼海棠》《大圣归来》《阿唐奇遇》《大护法》等极具传统文化元素的影片的上映,意味着中国动漫已经具备了成熟的独立进行形象设计与剧本编写的能力,而且逐渐开始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作为一种文化产业,动漫是“中国政府着力扶植的最具发展潜力的新兴文化产业之一”,而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国度,动漫创作只有尊重和吸收民族独有的文化资源,才能走出一条坚实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刺客伍六七》是将传统文化元素与现代审美相结合的典范之作,无论是传统文化元素的运用还是对现实社会的独到呈现,《刺客伍六七》都算得上是一部比较独特的国产动漫,足以引发观众的很多思考。

首先,从作品命名就可以看出其匠心独运之处。刺客是一个极具中国文化特色的词汇,在我国起源很早,早在先秦之前,就有诸如荆轲、专诸等著名刺客。但是,除了司马迁《史记?刺客列传》为这些具有争议的刺客做传外,之后很少再有人为刺客的身份定位、价值选择提出思考。《刺客伍六七》实际上也是一种文化身份的定位与选择。

伍六七本来是个卖牛杂的失忆的小青年,兼职理发师。但是,因为理发收入太低,他和鸡大宝经常缺钱,二人便幻想着成为强大的刺客,从而比较轻松地获得巨大的酬劳。然而,伍六七不仅在现实中是一位小人物,即使做了刺客也是一位小人物,只能排在“刺客排行榜一万七千三百六十九位”,报酬非常低廉,正因如此,他才能经常接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刺杀任务。

在传统文化的语境中,观众早已把刺客定义为仗剑天涯的浪漫或者“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但是,刺客伍六七的武器却是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理发剪刀,成为“仗剪天涯”的笑料。伍六七实际上代表了现代社会中很多文化身份模糊之后所造成的个体价值观与对人生意义理解的混乱。正是这种对自我身份认知的模糊,使得伍六七经常难以在刺客与英雄主义之间做出抉择,所以,每次都会把任务搞得乱七八糟。惟其如此,伍六七身上才隐含着丰富的文化意蕴,才更能引起很多观众的共鸣。

其次,从作品的主题呈现来看,也可以体现出浓郁的传统文化元素。由于国内的动漫起步较晚,在设计过程中盲目模仿国外动漫风格成为主流,使得缺乏创新成为制约我国动漫发展的障碍,实际上是方向迷失的一种体现。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研究者与业界人士已经认识到本土传统文化元素对推动动漫影视发展的重要意义和作用。

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其实就是那些最能直接反映中国人的价值体系与人文精神的元素。伍六七本质上具有非常鲜明的旧式农民的那种“小奸猾”与“大朴实”的性格特质。因此,他一次次将原本的刺杀任务变为一场场救赎行动。这一点,实际上与中华传统价值体系中的“善”相一致。在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中,善即圆满。善不仅是一种价值判断,更是一种人生与社会的理想状态。伍六七身上有一个好的品质,就是他感觉生活是美好的,即使穷得连房租也交不起的时候,他依然用温暖对待生命中的每一个人。伍六七身上很多个体的行为观念实际上还是在传统文化体系中所建构起来的道德伦理观念,他的思想情感经验与价值体系也是在汉语文化体系中形成的。

伍六七是一个失忆的青年,这也隐喻了当代社会中那些失去情感、责任、理解、包容的人们,但是,他却在刺客的道路上慢慢找回自己失去的记忆,同时也在慢慢找回那些被物质挤压失去的情感、责任与希望。《刺客伍六七》把传统文化的元素植入现代社会的背景下,在自我与他人、自我与社会、自我与世界之间的关系上展开一种自省和反思。但是,《刺客伍六七》并没有单纯站在传统的角度去弘扬一般意义上的“善”,而是在更深层次上提出了新的思考:伍六七的刺客行为并不能称之为善,但其结果却表现出了善,那么,这种由恶而善是否依旧可以称得上善呢,由善而恶是否属于恶呢?《刺客伍六七》正是通过对所谓善恶的辩证思考,使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对善恶的标准进行反思,从而触及当代社会价值多元影响下的社会心理。

最后,从《刺客伍六七》的制作来看,更是传统文化与现代审美相结合的完美体现。将中国传统文化融入动漫影视的创作不仅是一个观念问题,更是一项比较系统的工程。《刺客伍六七》显然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这一点。与国外动漫或者其他国产动画相比,《刺客伍六七》无论是在语言上,还是在音乐、画风、造型、构图等元素方面都进行了一些创新式应用,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刺客伍六七》的配音腔调是充满方言气息的港普,这样的语音风格具有一定的喜感与亲切感,符合人物形象的诙谐特性,为角色注入了生命力。在配乐方面,《刺客伍六七》在每一集的片尾都采用充满地域特色的民谣,与每一集的内容非常契合,既不失一贯的搞笑风格,又具有浓郁的传统文化元素。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它的文化特质,文化底蕴才是动漫作品的灵魂,也只有在这样的条件下,讨论国产动画自身的本土性才是有意义的。构图上相对简单,鲜有欧美动漫那种华丽的造型,也没有日本动漫那种魔幻的感觉,画面有点类似蜡笔画的随意涂抹,却呈现出一种极具特色的中式画法,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出中华传统文化的特色。

在表现方式上,《刺客伍六七》采用了一些无厘头的恶搞。既没有固定套路,也没有明显的“逻辑”,动漫自始至终处于一种脑洞延伸和分解的颠覆状态,意外中包含着惊喜,惊喜中充满了神奇,神奇中又延续着欢乐。《刺客伍六七》留给观众印象最深的是二次元的画风,变化多端的表现风格满足了固定的受众,尤其吸引了年轻人的目光。

《刺客伍六七》采用了当下广为大众接受的表现形式,并结合丰富的传统文化元素,同时又巧妙地与当下社会的热门话题进行衔接,不仅为观众展现出为了物质而疲于奔命的当代社会的精神状态,更让观众从伍六七身上看到了自我的生存状态。这些充满现代元素的制作与传统文化元素的巧妙结合,体现着中华传统文化情怀与现代审美心理的融合统一,足见导演和编剧在创作上的用心良苦。

  •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