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平均年龄575岁 九龙坡“老警天团”的执着与坚守
发布日期:2022-08-04 16:34   来源:未知   阅读:

  央广网重庆11月3日消息(记者 王海)在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区分局歇台子派出所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由10名老同志组成,10个人的年龄加在一起超过500岁,平均年龄达到了57.5岁。

  他们承担了派出所窗口接待、纠纷调解、社区服务、接处警、校园安全等繁杂的工作。这些有着几十年公安工作经验的老同志,年轻时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上建功立业,如今在此重聚,虽然临近退休,依然每天精神饱满地奋斗在派出所工作一线,留下了许多在他们看来稀松平常的小故事。

  “花老师,都最后一个月了,你就歇下来嘛。”最近,派出所的战友们都这样“劝说”老花,可他还是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地出现在辖区校园的门口。作为一名专职护校民警,外人看来这是一个轻松的活,适合“养老”,可只有亲历者才知道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老花守护辖区的校园已经十余年,每天的工作从早上7点30分就到岗,一直到孩子们放学回家,通常18点20分后才能离开,孩子上学放学时,他要陪伴守候;而当孩子们在校学习时,老花也不能闲着,每一个可能涉及安全的环节都要检查到,细致到学校食堂要采购的每一样食品,卖方是否有相应的资质,老花也必须事无巨细地把关,用他的话说:“时间线拉得很长,有点累,但更多是肩负的责任重。”孩子是全社会关心关爱的群体,而因为关心,往往一点小事,可能带来复杂的家校矛盾;而因为学校的特殊性,一旦出现安全事故,则可能涉及极大群体。

  在孩子们眼中,花金仪是和蔼可亲的警察爷爷,鲜为人知的是,老花入警之初在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干了近30年,一直从事大要案的侦破工作,震惊全国的“东北二王特大杀人案”“湘鄂渝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等案件,他都参与过侦破。从在刀尖上跳舞,到如今“乐享天伦”,花金仪会不会有落差?花金仪分享了一件小事,前年,辖区森林小学一批孩子毕业,在告别时,一位家长拉住老花的手,“警察同志,我们娃儿说,读了六年书就舍不得的就是你。”花金仪很诧异,自己做的都是平凡的小事,跟这名孩子之间的互动也仅是上下学打个招呼,“这让我很感动,做好一件件小事同样会被人记住,干好一个平凡的工作同样有获得感!”

  用57岁的王赛贤自己的话说,他是派出所“土生土长”的民警,从部队转业后,他就在歇台子派出所从事社区工作,早已成为了社区里的“活地图”、群众的“老熟人”。

  奥体警务站是老王如今工作的地方,事实上,奥体中心还没建成前,他就已经是这一带的“片儿警”了。说起辖区的特点,老王自然是如数家珍,“沿着奥体,商业多、住宅多,常住人口不少,但流动人口更多,为什么?因为奥体文体活动多,在周边商户上班的租住多,旁边又是重医附一院,来看病的人也多,而重医又有大量留学生,我们社区工作更加复杂。”

  记得前几年奥体附近有一栋商住楼落成,年轻的民警开玩笑,“这下好了,又要开好多店铺,我们吃饭、买点小东西都方便了。”可富有经验的老王可不这么想,方便是方便,但问题可能也不少。接下来的发展,果然如他所料,尽管派出所没有接到相关警情,但因为和老居民熟悉,他很快收到了反映:由于该楼正对大型医院,不少房源被租下来改造成小旅馆,方便了病人就医,但由于小旅馆管理不完善,一来无法保证病人居住的安全,二来入住的人员鱼龙混杂。

  经过实地走访摸排,王赛贤发现,这栋商住楼里竟然塞下了大大小小20余家小旅馆!面对这样一个安全隐患,直接取缔当然可以排除隐患,可“一刀切”真的合适吗?来附近看病且需要住宿的,大多是疑难杂症患者及家属,大老远从周边区县和邻近省市赶来,图的就是一个方便、便宜,大病缠身,本就给这些家庭造成巨大的经济压力,对于这些提供便利的小旅馆,应该规范而非取缔。

  这是一个大工程,但没有难倒工作经验丰富的王赛贤,他立即与分局治安支队等相关警种进行对接,为这些小旅馆争取装上了身份证登记系统,并协调相关单位完善手续,并对每一个小旅馆的房间进行了安全排查和指导,保障了有序安全的经营,做到不打扰周边居民,切实为看病群众提供便利。

  在所里的年轻民警看来,这群“老民警”虽然年纪大了,但“工作思路非常清晰,总是很快就能在我们手足无措时给出正确的指导。”“老民警”们丰富的工作经验、积累的业务知识,无疑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随着电信网络诈骗的高发,全民反诈宣传也成了社区民警的一项重要工作。这项工作也一度让渝州路社区警务站的民警们感到头疼,王一婷从警时间不短,作为80后,她习惯于网络化思维,然而从今年初的效果上来看,电诈发案并没有明显下降。警务站里明年就要退休的老民警任平原站了出来,拿出了一张自己梳理的辖区发案人群分析表,受害群众中,中老年群体并不比青年少,“在我们这里上班的年轻人确实多,但小区开发也比较早,是重庆最早的一批商品房小区,如今都成了老房子,居民年龄也较大,线下宣传肯定不能放松。”

  在任平原的建议下,派出所联合街道开展了多场反诈主题的文艺演出,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反诈,而在接下来的实践中,渝州路还建起了全市首个社区反诈基地,让爱参加社区活动的群众们有了一个就近咨询、学习防骗知识、预警劝阻的活动场所,有效降低了辖区电信网络诈骗发案率。

  不管是窗口上家长里短的矛盾纠纷,还是办案中的琐碎证据,“有他们在,我们总觉得很安心。”所里的90后民警殷玉佶说道,“这些老同志都是我的叔叔阿姨辈了,但他们从来不服老,年轻人擅长的信息应用手段,他们也主动学习,经常向我‘请教’,当然,我要向他们学习的东西更多。”

  花金仪摆摆手,“我从刑事侦查到交通管理再到校园安保,每一个岗位都大有学问,都够得我学习,所以我能告诉年轻人们的,就是要不断学习,才能搞好工作。”

  接下来一年时间里,这群老同志中有3名就要退休。“要说舍不得肯定是舍不得的,几十年了,对歇台子有感情”,还有不到半年就要年满60岁的雷发全感慨道:“我相信,会有更多新鲜血液补充进来,继续为群众守护这一方平安。”

  正是这份感情和责任,让这群“老民警”们坚守在社区,正是他们甘做“老黄牛”的精神,才让群众的生活更安全、和谐。

  • Power by DedeCms